>

校车等新国标屡难产,笼罩新校车标准讨论

- 编辑:新跑狗图 -

校车等新国标屡难产,笼罩新校车标准讨论

该工作人员称,一个标准的制定发布是有严格的程序的,起草、征求意见、讨论、专家论证、报批、发布等,一个也不能少。“实际上,在意见听证会上大家基本是对这个标准比较支持的,甚至有很多资深行业专家和相关部门领导认为这个标准还要在目前的规定上再提高。”

    据了解,征求各方意见后修改的四项新国标将由相关部门进行审核,并经过一系列程序通过后才能最后实施。

昨日,记者从工信部获悉,备受社会关注的校车安全四项新国标征集意见结束。但工信部尚未公布此次征集意见的具体内容。 去年12月27日,工信部对外发布公告,正式对《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校车坐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幼儿校车安全技术条件》和《幼儿校车坐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四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至今年1月8日。 据媒体报道,征求各方意见后修改的四项新国标将由相关部门进行审核,并经过一系列程序通过后才能最后实施。 ■争议焦点 据媒体报道,在征求意见阶段,有关机构曾召开征求意见会,参与的包括工信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等部委,以及国内各大校车生产厂商。但在校车的参照标准、长度等方面,目前各方仍存争议。 焦点1 校车是否参照美国标准? 郑州宇通:应参照美国标准;多家汽企:移植“美国标准”脱离中国实际 据悉,“新校车标准”由郑州宇通集团执笔,这是世界最大的客车生产基地,对于校车的生产、制造经验丰富,堪称行业里的“龙头老大”。 有报道称,来自宇通的周慧慈是“新校车标准”课题组组长,也是执笔人之一。她反复强调了美国标准,认为美国采用的“长鼻子”校车,在发生碰撞时安全性更高。 记者了解到,在对外公布的四项新国标征求意见稿中,车身、车内等多个部分都参照了美国校车标准。例如,新增校车停车信号臂、停车引导臂以及校车前后保险杠、校车轮胎、校车坐椅等设施。 有报道称,一汽、二汽、金龙、五菱、福田等汽车企业的代表则认为,拿“美国标准”到中国来使用,明显脱离实际。如果完全按照“新校车标准”征求意见稿执行,不仅要增加20%-30%的成本,大多数生产中小客车的生产厂家将被排除在外。 昨日,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福田汽车客车事业部副总经理刘国强,他也参与了执笔课题组与客车企业间征求意见活动。刘国强表示,美国有着最成熟的校车应用技术,是可以借鉴。他更赞成标准定得可以更高一些。“主要是产品细节上的争议,比如地板高度多高合适、用哪些材料、多厚的钢板、是否配备防滑垫等附加装备等。由于校车购买力并不强,显然增加了成本。” 刘国强说,根据测算,一辆校车的报价在30万元左右,如果按照美国标准,因为对动力要求不高,主要是安全性的强化,会贵出三四万元,并非是增加20%-30%的成本那么玄乎。 “总的原则是现有校车的安全性要提高,但成本要合理控制,要有利于校车的普及,并通过相应条例保障校车的安全运营。”据悉,工信部代表在会上提出的总体原则,得到了与会厂家的一致认可。 去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曾表示,中国校车制度不能照搬别国的做法,地方政府应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不能搞一刀切,以免出现短期内学生无校车可坐的情况。 焦点2 宇通主导校车标准制定? 有校车生产厂商质疑“宇通标准”将成行业标准;宇通否认“绑架”校车标准 此次校车安全新国标由多年制造校车的宇通公司相关人员执笔。有报道称,在会上,有部分其他校车厂商认为,“新国标以主要做中大客车的‘宇通标准’作为行业标准,会将其他校车企业排除在外。”而由于同样的原因,征求意见后,修改稿能否获得普遍认同并最终通过审核,目前仍存变数。 昨日,郑州宇通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不存在所谓“宇通标准”,宇通也并未“绑架”校车标准,宇通只是受托作为主要参与者,首先要考虑的是校车“安全第一”,并不是代表企业的利益。 “宇通在校车方面研究时间长,美国校车发展完善,为什么不可以参考和借鉴呢?主要目的是要保证校车的安全。”该负责人说,制定校车标准要符合中国国情,有什么观点都可以提出。 2012年1月6日,发生特大校车交通事故的甘肃庆阳市,迎来了40辆黄色的“大鼻子”校车,这些校车正是由宇通生产的。 据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文兵介绍,去年校车事故发生后,各地购校车明显增多。2011年12月份,各地购校车的签单量达1030辆,而2011年1月-11月校车销售总量为1500辆。这些购买校车的地方包括甘肃庆阳、宁夏中卫、浙江湖州、安徽天长、山东龙口等。 福田汽车客车事业部副总经理刘国强表示,福田生产校车还会根据用户不同的需要,对于车辆的长度、窄度、座位以及农村、城市使用情况等,进行更为灵活的设计。“但今后政府如何补贴?承运单位是谁?营运亏损如何补贴?这都是企业非常关注的。” 他还表示,校车的运营模式、主体一直没有确定,校车作为专用车辆,更偏向于公益事业,不能盈利,一天上下学两趟,然后就放在那,不能用做别的。 昨日,一汽大众“校车”方面人士表示,关于校车问题将进一步“统一口径”后方可接受媒体采访。

目前,全国各地校车种类繁多而复杂,不但包括了昌河微客、普通公路客车和公交车辆等各种类型的车辆,甚至还大量使用报废及翻新车辆,这就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另一个隐患是,针对校车、校车司机、校车经营企业没有相应的管理规范;缺少校车标准和校车道路权利方面的法规。”该名校车专家说。

摘要:车企反对套用美国标准 长鼻子成争论新焦点 校车新国标保障学生安全还是企业利益? 频繁高发的校车事故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去年12月27日,工信部发布公告,公开征求《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校车座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幼儿校车安全技术条...

值得关注的是,按照计划,由工信部牵头的《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等四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在征求各方意见后将于1月11-12日进行审核。这不但意味着我国今后的校车生产制造将走上一条标准化以及规划化的道路,同时也将会令此前关于新校车标准的争论和质疑都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另外,校车既然要在中国用,就得谈国情。卡车底盘的“长鼻子校车”有正面抗冲击优点,但也有缺点,比如司机视野受限;长车身的校车不适合中国城市窄街道、农村土路等问题;而且即使是美国也有30%的校车是平头的。

此次讨论会还会逐条讨论意见稿中的条款细节以及工信部在公示阶段收到的一些意见和建议。重庆恒通客车有限公司校车总工程师达永东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的标准是一个讨论稿,大家有些意见是正常的。“质疑以及争论,也只能等到最终稿出来以后才能有最终的结果。”

    有评论认为,企业之所以有意回避与国际标准接轨,是惧怕国内大多数生产中小客车的生产厂家将被排除在外,吃不到这块“肥肉”。其实,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企业绑架国家标准,早已变得司空见惯。从前几年的饮用天然矿泉水,在企业的抱团施压下,新国标屡屡难产,再到乳业标准倒退25年。

南京依维柯有关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的新校车标准与2010年实施的标准出入很大,在外形上、结构上以及内部座椅的要求上都有不少新的要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次的新校车标准新增了动力性、转向系统、制动系统等数十项新的标准。

    对此,工信部等部门专门召开四项校车安全新国标征求意见稿的审查会,参会各方包括各部委、权威专家、生产校车企业和校车零部件生产企业的代表。会上,国家标准委代表肖寒专门针对“校车安全新国标照搬美国标准”一说进行回应,“有人说,我们照搬美国标准,我想不是这样。”

根据工信部网站上刊载的《校车安全技术条件》征求意见稿讲述,新标准由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公路学会客车分会,以及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负责修订。其中,宇通是执笔人。

    频繁高发的校车事故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去年12月27日,工信部发布公告,公开征求《校车安全技术条件》、《校车座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幼儿校车安全技术条件》、《幼儿校车座椅系统及其车辆固定件的强度》四项国家标准的意见。征求意见稿的截止时间为2012年1月8日。

对此,申正远指出,执行校车标准确实存在三方面的压力,首先成本压力将成为全面推广的关键难度,校车标准高或将导致成本上升,由于购买力差异,中西部部分地区可能无力承担;其次,特殊路况需求处理难度,对比美国的校车多种标准,我国的校车标准恐将存在个例标准,这将对生产企业造成压力;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校车标准的利益分配问题,“按照当前我国的客车生产厂家数量而言,不可能照顾大中小厂家的利益,但是由于区域经济壁垒较为突出,后期在标准的执行方面可能将面临违规修改”。

    车企反对套用美国标准 “长鼻子”成争论新焦点

宇通执笔标准

    有多家车企人士表示,这对其他客车企业是不公平的。

根本上解决问题。”早在去年的11月27日,出席第五次全国妇女儿童工作会议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在之后一个月内,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我国首部《校车安全条例》(亦称“新校车标准”),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今年的1月10日截止,其中条例首次明确校车安全标准是国家强制执行的标准。

    校车是否应该参照美国标准?

在此次新校车标准的“整车结构和外观标识”中,有一条“校车的底板离地高度应不小于700mm”,对于这一条,达永东并不认同,“车的离地高度,要根据车型来分,不能统一确定为700毫米高,如果是小型校车的话,700毫米的离地就太高了,侧翻试验肯定过不了”。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对于外界质疑的照搬美国校车标准,该工作人员觉得有些委屈,“我们参考美国的技术标准,也是有限度的。此次校车国标的起草主要是第三种模式即借用,里面大部分内容还是依据我国的需求来制定,只是少部分借鉴欧美标准”。

    从制定3G标准,乳业新标准、校车新标准,这些新标准之争,一再挑动公众的神经,之前是对“乳业新国标倒退25年”的质疑,这次是校车新标准。

“我要求法制办在一个月内制定出《校车安全条例》,也就是说,把校车安全问题真正纳入法制的轨道。这样才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并且从

    标准之争,都有着企业利益的影响,大家不避讳谈企业利益、校车成本,相反如果新国标能平衡使用者、政府、生产商等各方利益诉求,那才能达到效用、成本的“最优值”。

达永东说,他们的校车不但通过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检验,而且做了侧翻试验,完全能达到要求。据了解,这样的校车每辆成本40多万元,上市两个月以来在重庆、山东等地卖出了100多台。

    新标准不能站在企业利益角度

实际上,2007年国家就出台了校车标准,当年参与制定该标准的有国家客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中国公路车辆机械有限公司、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郑州宇通、南京依维柯、宁波客车厂等11家单位和企业,但这个强制性的国家标准《GB24407-2009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直到2010年7月1日才开始正式实施。

    我们需要的是怎样的校车?是否要与美国标准接轨?校车新标准在客车行业引来了不少争议,主要在于校车新标准是否要套用美国校车标准?对此,众多客车企业表示不同意见。

申正远坦承,对于校车标准的推广,其担心的是政府的财政扶持是否能够起到作用。“从利润效率论而言,如果政府能够采取补贴形式减少购买方压力,那么市场需求量将促使校车标准迅速推广;另外,监管、后续服务工作仍然需要教育部门进行严格的看管,以此来保证标准执行到位。”他说。

    宇通方面称,“长鼻子”的确参考了欧美的相关标准,但不存在完全照搬,主要考虑的还是安全问题。

“侧面墙板用瓦楞板,这就是完全效仿国外的,国外是卡车改的,根据现在国内车身强度的设计,其实没有必要在外面加装一个瓦楞板。”达永东说,标准的制定不但要适合中国的实际情况,还要符合中国的道路交通法规,照搬国外的一些标准,很多东西没有实际意义,也没有用。“一点不动脑筋,有些照抄照搬国外的校车标准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比如说引道门、信号臂等。根据中国现在的国情,这些东西伸出去,还可能会把行人绊倒。”

    有媒体报道,一汽、二汽、金龙、五菱、福田等汽车企业的代表则认为,拿“美国标准”到中国来使用,明显脱离实际。如果完全按照“新校车标准”征求意见稿执行,不仅要增加20%-30%的成本,大多数生产中小客车的生产厂家将被排除在外。

不过达永东是“长鼻子”校车坚定的拥护者,他认为长鼻子校车肯定是要安全一点,“如果校车与前面的车追尾或者碰撞的时候,驾驶员和碰撞的距离比较远,那就会把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如果不是有个‘长鼻子’,发生碰撞的时候,司机受伤的几率就很大,所以我认为长鼻子校车还是要安全一些”。

    实际上,国标制定有着严格的制度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法》第八条不但规定:“制定标准应当有利于保障安全和人民的身体健康,保护消费者的利益,保护环境”。而且为防止企业绑架国标制定,其十二条明确还规定:“制定标准应当发挥行业协会、科学研究机构和学术团体的作用;制定标准的部门应当组织由专家组成的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负责标准的草拟,参加标准草案的审查工作”。

而工信部有关人士也表示,虽然目前征求意见的阶段已经结束,但最终的定稿还没有出来,并不方便对此做出评论;国家标准委员会以及中国汽车研究中心也以“标准正在修订中,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有报道称,来自宇通的周慧慈是“新校车标准”课题组组长,也是执笔人之一。宇通客车提出的至少一半以上的发动机长度,应位于前风窗玻璃最前点以前,也就是所谓的“长鼻子”功能,写进了工信部的公开征求意见稿中,这让宇通客车成为校车市场最大的受益者。

宇通客车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大喊冤枉,“宇通客车的工程师只是作为行业资深的专家,应客标委的邀请参与了校车标准的起草,并无主导国家标准”。

更多

申正远则认为,中国校车标准借鉴美国校车标准从本质上没有问题,提高校车标准是我国校车制造的必然趋势,“可能国情论限制了美国校车标准在国内的融合,但是切勿让国情论成为下调校车标准的主要原因”。

    肖寒称,新国标确实参考美国标准,这主要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他认为,在制定校车安全标准中,安全因素是第一位的,同时,校车安全标准要符合中国国情,还要参考气候等因素。

“照抄照搬没意义”

    校车新国标保障学生安全还是企业利益?

“我国的校车市场始终不太规范,这也是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之一。”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校车专家分析称,目前我国的校车运营主要有学校自营、政府购车学校经营、营利性组织经营三种经营模式,其中学校自营和营利性组织经营占的比例相对较大。

    然而,校车新标准在客车行业引起普遍争议,其焦点在于校车新标准由世界最大的客车生产商、行业龙头老大郑州宇通集团执笔,其赞成参考美国标准的提法遭到国内汽企反对,一汽、二汽、金龙、五菱等汽企代表认为,拿美国标准到中国使用,明显脱离实际;而且大多数生产商将会被排除在外。

达永东指出新校车标准中规定的三点式安全带其实很不方便,“飞机上也只是两点式安全带,如果真的出事的话,三点式安全带并不利于逃生”。

从2007年的标准制定出来后,恒通就开始了自己的安全校车的研究,在那个标准的基础上结合一些军工技术做出了自己品牌的安全校车。

成本将成为关键压力

仔细研究过征求意见稿的达永东认为,“这个意见稿确实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他说:“国外的校车是用装甲车改的,在车身结构上有所不同,有一些装置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

据透露,意见和建议的主要争论点有3个,一是此次的新校车标准是否“照搬了”美国校车标准的条款;二是大多数客车厂商认为新标准的制定没有充分考虑中国的国情;三是宇通执笔的新校车标准有为自己谋私的嫌疑。

去年年底,甘肃庆阳、江苏丰县,两起相继发生的校车事故终于让国家层面就校车的运营管理下了决心。

对校车问题一直很关注的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申正远支持新校车标准制定得严格一些。他说:“制定校车标准的目的是为了提高我国学生的交通安全系数,其本质属性是社会公益行业标准,虽然从产业角度来看,制定校车标准存在利益分割博弈,但是校车标准应该就高不就低。”

参加了此次讨论会的南京依维柯有关技术人员认为,新校车标准还在讨论中,目前并无定论,所以也不能多说什么。“质疑谈不上,更多的是大家互相探讨一下。”该人员说,“不过校车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所以从技术的角度来分析还是应该切合实际。”

在由发改委、工信部等十部委组织的“新校车标准征求意见会”上,国内客车行业的生产企业几乎全到会,并对新校车征求意见稿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上述专家表示对于此次的新校车标准很期待,但他同时也担心新校车标准在执行方面会遭受巨大的压力:“厂家执行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学校会不会购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学校不购买,那么这个标准就是一个空中楼阁。”

该技术人员称,单纯从技术的角度来讲,目前意见不一致的地方有很多,最终达成什么样的结果,不但要用科学的态度,而且要符合中国的国情,“我们当然也希望把校车做得更安全一些”。

本文由新车导购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校车等新国标屡难产,笼罩新校车标准讨论